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  Cna5.cc提供性技巧 性爱等健康知识资讯
首 页性病 性生理 性文化
当前位置:性爱好者两性网 > 两性故事

翁熄系小说人说,老师好棒再大点我还要唔啊快点

作者:CNA5两性健康网 来源:www.cna5.cc 发布时间:2019-08-04 11:02:33

开了医院,不过现在是半夜,加上我们要去的地方也比较偏,一般的出租车司机是不会跑的。加了钱好说歹说,人家出租车司机才愿意搭我们。很快就到家,婆婆便一直在门口守着,看到我们下车,她激动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我赶紧走过去:“妈,别哭了,月儿这不是回来了吗?”

月儿躲在我身后不敢过来,她怕婆婆骂人,也怕婆婆看到她身上破烂的衣服。

我去了厨房,婆婆一个人在生火做饭,我走过去替她生火,婆婆见我进来了,脸色立马就变了,赶紧跑过去厨房的门关上,然后紧张兮兮的看着我。

翁熄系小说人说,老师好棒再大点我还要唔啊快点“小香呀,你告诉俺,你在哪里找到的月儿,她的衣服怎么是烂的,发生什么事了?”婆婆想多了。

她怕月儿被人糟蹋,一个黄花大闺女失了清白,这要是放在咱们村子里,那肯定是没人要的,更何况婆婆还盼着月儿跟秦明在一起。

“在海边,和一个混混在一起。”当着婆婆的面儿,我讲了实话。

这种事情瞒也瞒不住,何况婆婆也不傻,她看得出来,我越是瞒着她越是觉得有事儿。

“怎么会和混混在一起呢?她的衣服也是被混混扯的?”婆婆立马就不淡定了,难过得要死,生怕事情跟她想像的一样。

我点头,心情有些沉重,现在想到海边发生的事情,我心里还突突,如果不是我和秦明及时赶到,月儿的清白怕是早就没有了。

因为秦明身上有伤,所以我们走得很慢,大半夜的走在路上,月黑风高我有些害怕,把秦明拉得很紧。

“没事,咱们现在是安全了。”秦明笑眯眯的看着我:“对了,刚才你跟大娘说什么了?神神秘秘的。”

“我说你受伤了,让你暂时住在我家里养伤。”

我在想,秦明知道这个消息,怕是心里很高兴吧!现在开始,他就能明目张胆的和我住在一起了,连我婆婆都同意了,其它人怕也不敢说什么闲话,就算有,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大娘同意了?”秦明好奇地看着,他脸上的笑已经出卖了他。

“嗯!”我点头。

这时,秦明把我的手抓得好紧,他无法掩饰内心的那些情愫:“香姐,能和你住一起,感觉真好。”

看他这个样子,怕是在动什么歪脑袋。

“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想那些没用的东西干嘛?你能行吗?”我好无语的看着秦明,他们男人真是没一个好东西。

一说要跟我住一起,秦明两只眼睛都直了,病都好了一大半,整个人也精神多了。

“那你在上面,如何?”秦明微微一笑,嘴角露出浅浅的酒窝,很是好看。

“想得倒挺美的。”我一巴掌拍在他的胳膊上,还想让我在上面,真是便宜他了。

“啊!”这时,秦明嘴里发出一声惨叫,好像是被我打疼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他可是受过伤的人呀,我怎么能打他呢?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忘了你有伤。”我真是内疚死了,明知道秦明伤得那么重,我竟然还对他下重手。

这时,秦明见我如此难过,他更加的肆无忌惮了,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了,直接向我怀里扑了过来,两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整个人压在我身上,真的好重,我差点就撑不住了。

“香姐,我好难受。”他的身体不安的扭动着,轻轻蹭着我的皮肤,酥酥麻麻的感觉,真是让人受不了。

感觉我就是上辈子欠他的。想想以前和我家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从来没对他这么好过。

“香姐。你真不和我一起吗?”躺在床上的秦明对着我眨眼睛,他迫不及待的希望我能躺在他的身边。

这时。我正在替他盖身上的被子,我们的距离很近。周围的空气变得好暧昧,好诡异。

“快睡吧!”我笑了笑。正准备出去。

这时,秦明的手突然从被子里伸了出来。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拉了过去。

我根本没反应过来,就那么躺进了他的怀上,他也没穿衣服,我的脸落在他温热的胸口,一股暖流从心间升起,我挣扎了几下想从他身上爬起来。

秦明把我搂得死死的,直接把我拖到了床上,盖上了被子,我跑不掉了。

“香姐,我不对你做什么,你乖乖躺我怀里好不好?”秦明很温柔的跟我讲:“只有你躺我怀中,我才觉得心里踏实。”

他只是抱着我,腿落在我的腿上把我控制了起来。

其实,躺在他怀里的感觉挺好的,我个子比较瘦小,秦明虽然也瘦,但他很高,被他圈在怀里的我像只小鸟一样,我真的好久没有体验过那种感觉了。

“可是我们这样?”我心里总有愧疚感。

尤其是在这张床上,这是我和死去的男人睡过的床,在这张床上,有太多的故事,现在换成了秦明,我心里好不是滋味,真的有种背叛的感觉。

“不是说过吗?做我背地里的女人,你忘了?”秦明提醒我。

背地里的女人?这句话听起来好刺激,又好羞涩,我们的关系竟然这么复杂。

“难道你真的不想尝尝被人疼爱是什么滋味吗?我说过,只要你愿意,我都可以满足你。”秦明的手开始不老实的在我肚皮上游着走,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就来了。

说好的只是抱抱呢?怎么又动起了手来?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过我喜欢秦明这样,他每次都撩得我好舒服,心甘情愿的被他欺负。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好认真的看着秦明。

他点头,手从来没在我身上停止过,手指不知不觉间勾住了雷丝的角边,他一直在那里徘徊着,寻找机会攻下我。

“你真的喜欢我吗?”明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可我还是想问这种傻傻的问题。

如果他真的喜欢我,那我愿意和他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好好的在一起,享受只属于我们的快乐时光,哪怕是短暂的。

“不是喜欢,是爱。”秦明翻身把我按在了床上:“我爱你。”

这一瞬间,我彻底的被秦明俘虏了,他的温柔他的霸道,他的万般柔情包裹了我,让我无法从那种感觉里出来。

薄薄的唇铺天盖地的袭来,他的身体变得很灵活,仅仅只是隔着一条里裤的距离,我也完全能够感受到他那,想占有我的无穷之欲。

他是那么的想要得到我,想和我真正的在一起,而我,也想把自己奉献给这个男人,任他游玩,慢慢的我闭上了眼睛,这个夜晚,我真的做好了准备,只要秦明愿意,我就是他的。

啊!嗯!

他霸道的扯掉了我最后的防线,那一刻,我羞耻的喊了出来,我闭着眼睛不敢去看他,内心是无尽的渴望,希望他别对我手下留情。

而在他扯掉我里裤的时候,我发现他再没动作了,等我睁开眼睛,发现秦明满头大汗,表情痛苦的撑在我的身上,他好像很难受。

“怎么了?”我知道,怕是他身体的原因。

那件事做起来本身是需要体力的,现在的秦明很虚弱,就算是他想,怕也做不成。

“没事。”秦明咬着牙摇头,他还是想跟我继续。

“算了秦明,等你身体好了再说吧!”

他都这样了,根本就不可能再和我继续,就算他再想也不行。

“对不起,香姐,不能让你舒服,我很内疚。”秦明躺在了床上,很难过的看着我。

他知道我现在需要,我身体的火全部被他激发了出来,他本来是想让我好好体验一下做女人的感觉,让我尝尝他的厉害,以后肯定会爱上他的,谁知道会发生这么尴尬的事情。

“没事,以后还有机会。”我摇头,并不怪他,而且也不是他的错。

这时,秦明把我搂进了怀里,我的脸贴着他的胸膛,他的心还是跳得很快,我们一览无余的抱在一起,心间的那丝丝感觉还在。

不知不觉,睡着了,睡得很香,如果不是月儿跑过来砸门,我根本不可能醒过来。

“是吗?那我再问一次,嫂子你这回可听好了。昨天晚上,你睡的哪里?”月儿问得很认真。

也正因为她这份认真。让我觉得月儿似乎在怀疑我和秦明的关系。

“原来是问这个呀?”我笑了笑,用手指了指刚才月儿坐过的沙发:“你瞧。我的被子还在沙发上放着呢?那自然是睡沙发喽!不然还能睡地上呀?”

我表面上故作镇定,其实心里非常的慌。生怕月儿会接着往下问,万一真被她发生了什么。那可就不好了。

月儿回头看了一眼沙发,脸上的表情更疑惑了:“这么小的沙发,你怎么睡的?不会掉地上吗?”

我家的沙发确实非常的窄,就算是一个再瘦的女人平躺在上面也会有部份身子在空气中,根本没办法翻身,躺一会儿还好,如果说睡一晚的话,怕是会很难受。

“不会,我睡的时候用茶机挡着,不会掉,就是有些挤。”我笑眯眯的看着月儿,没想到她小小年纪的,疑心这么重,一来就问久问西的。

我看她哪像是来看秦明的,分明就是来抓奸的,怕是早就怀疑我和秦明的关系了吧!看来,以后当着月儿的面儿,得多注意,尽量跟秦明保持距离,够得月儿吃醋,盯着我和秦明不放。

“是吗?那还真是辛苦你了。”月儿淡淡的说着,也不知道她是真信了,还是故意的。

这时,卧室的门被人打开,秦明站在了门口:“是月儿来了吗?”

正在睡觉的秦明听到了月儿的声音,也听到月儿咄咄逼人的问我这些问题,他这才走了出来。

月儿一瞧是秦明醒了,立马就放过了我,跑到秦明面前。

“秦明哥哥,是不是我的声音太大,把你吵醒了?”月儿的声音很温柔,她只对秦明才这样。

“没有。”秦明在说话的时候还刻意看了我一眼,怕我吃醋。

其实我心里也确实不太好受,尤其是看到月儿一个劲儿往秦明身上凑的时候,让我觉得怪怪的。

“你的伤好些了吗?还疼吗?”月儿关切的问道。

秦明摇头:“没事了,不用担心,到屋里来聊吧!”

秦明主动把月儿带到了屋子里,他俩进去聊了,关上了门我也听不到了他们在聊什么,便去厨房做饭了。

“坐吧!”秦明指了指床边的小板凳。

“嗯,你也坐,身上还有伤呢?别站着。”月儿说道。

俩人聊天很和谐,你一句我一句的,秦明站在了床边,他正准备坐下去呢?

这时,月儿突然注意到了秦明要坐的地方,扔着一条女式的里裤,皱皱巴巴的扔在那里,一看就不是新的,也不是秦明的。

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会穿这么小的里裤,还是女式的。

“秦明哥哥,那是什么?”月儿用手指了指。

这时,秦明低下头也看到了,他当然知道这是谁的,这不就是昨天晚上他从我腿间扯下去的吗?

只是现在被月儿给看到了,看她这眼神这表情,怕是误会了什么。

秦明尴尬的拿在手里,故作震定的瞧了瞧:“可能是你嫂子扔在这儿的,忘收拾了。”

“嫂子?她昨天晚上睡的这里?”月儿立马就想多了。

刚才她还在担心,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家里又只有一张床,会不会睡在一起。

可是刚才嫂子解释了,所以月儿也相信,现在竟然在床上发现了嫂子的内裤,秦明竟然还如此震定?

“秦明哥哥,你们竟然,竟然睡一起?”月儿立马就不淡定了,非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的秦明哥哥。

(转载请注明来源cna5两性网www.cna5.cc)

Tags:

作者: CNA5两性健康网
广告合作 | 联系站长 |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网站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