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  Cna5.cc提供性技巧 性爱等健康知识资讯
首 页性病 性生理 性文化
当前位置:性爱好者两性网 > 情感故事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乖全含进去小妖精

作者:CNA5两性健康网  来源:www.cna5.cc  发布时间:2019-05-09 08:56:20

“怎么,无话可说了吗?”一想到自己的结婚对象没有了,郑韵怡便恨不得把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给撕烂了去。

“如果他真爱你,绝不会因为我的挑拨而离开你,所以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并不如你所想象中的那么好。”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她是如此的底气不足,也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一味地纵容郑韵怡对自己出言不逊,只因她的身上有着自己的影子,同是一个不被爱的女人,又何苦为难对方呢?

“就算真的是那样,又与你何关,夏馨菲,别把自己的意识强加在别人的身上,这会让人觉得你很做作,知道我为什么一直看不惯你吗?明明就是***的心,偏要佯装出一副女神的逼格来。”郑韵怡说得很是畅快淋漓,感觉把自己心底的怨恨都给发泄出来了。

“原来又是你。”巴掌毫不犹豫的举起,再迅速的落下,这就是欧阳茉儿的风格,绝对的快、准、狠,上次在酒吧之时她就对这个女人很感冒了,没有想到会在这再次的遇上,而且还是在属于自己的地盘之上。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乖全含进去小妖精 “你……”痛,宛如皮肤被灼热了般火辣,羞,周围人的目光都同时的投射了过来,怒,对方竟然是上次那个口出狂言的死丫头

。“我有说过吧!她,是你不能惹的人。”欧阳茉儿拍了拍手,表现得很是轻狂不羁,而这就是她的本性,从来不允许别人欺负自己分毫,当然,也包括她身边的人在内。

“贱丫头,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这一巴掌好像并没有让郑韵怡接受到教训,所以她才会继续的口出恶言

。“就凭你这一句,我就该再赏你一巴掌。”欧阳茉儿说着欲上前去再次动手,但却被夏馨菲给扯住了衣服。

“茉儿,算了。”她已经看见郑韵怡的嘴角渗出血丝来,可见这丫头下手有多狠。

“你别拦着我,像她这种人,就应该一次性的把她给收拾彻底了,以免她下次还像个疯狗似的到处乱咬人。”她从不姑息冒犯了自己的人,作为魅幻的帝君,有着一般女孩所不具备的那一种绝杀的手段。

“呵呵!我好怕哦!”郑韵怡也不知道是不是神经错乱了,所以才会在那继续不怕死的叫嚣着。

“郑韵怡,我劝你还是先离开的好,否则一会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安全。”别人不知道欧阳茉儿的真正身份也就算了,她不能佯装不知情,所以惹怒她的后果会怎样那是可想而知的。

“我为什么要走,这是一个法治的社会,难不成她还真的敢把我给杀了不成。”郑韵怡压根就不把夏馨菲的劝说给放在心上,她还就不信了,只不过是一个丫头片子而已,能把自己给怎么着,而且在还没有为自己所挨的这一巴掌报仇之前,说什么她都不能便宜了她们。

“你大可以试试看。”欧阳茉儿冷然的一笑,眸里跳跃着嗜血的光芒,只不过是解决一个女人而已,对她来说可是太轻而易举了。

“我……”郑韵怡被她所流露出来的表情给吓得往后退了几步,这个女人,比撒旦修罗还要来得阴冷,自己刚刚怎么就没有感觉出来呢?

“走啊!”夏馨菲紧拉住欧阳茉儿,不管怎么说,郑韵怡都是自己的同事,可不好把关系给弄得过僵了。

“哼!走就走,但别指望我会就此罢休,今天的这一巴掌,夏馨菲,我会记在你头上的。”临走,郑韵怡还不忘撂下狠话,最后才在欧阳茉儿那杀气腾腾的目光中踉跄离开,这样的女人,不得不说还真的是很不怕死。

“听见没有,这就是你善良的代价。”欧阳茉儿气恼的看了夏馨菲一眼,想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了,以往的时候,谁招惹了自己,在讲不通的情况之下,她都是直接用武力去解决,因为有的人就是些贱骨头,偏要被打了才能认清事实。

“由她吧!难不成你还真的是想把她给怎么着不成。”这丫头,其实也只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真的没有那么的邪恶,毕竟每一条生命都是有着其价值的,不是说谁想要便能轻易的要了去。

“至少也要把她给吓尿了才成啊!”可惜,没好戏看了,可见,这日子平凡得过久可是一点也不好玩。

“好了,走吧!我们该回去了。”出来这么的大半天,好不容易纾解的情绪又被郑韵怡这个女人给破坏了去,不得不说她还真的是自己的一大克星。

“你不是说要在外面吃了晚饭才回去的吗?怎么,现在又改变主意了。”女人,还真的是很易变的生物,虽然说自己也在其中,但也忍不住的为之吐槽几句。

“你不是说爸妈已经回家了吗?既然这样,也就没有那个必要了。”自己本来是想躲着穆梓轩的,可是作为儿媳妇却不能那么的任性,毕竟没有谁会喜欢一个整天都不着家的儿媳妇,所以这一点的认知度她还是有的。

正文 第189章我是不是该说声谢谢

“现实的女人。”欧阳茉儿撇嘴,很是对她无语就对了。

“等你哪天结婚了就能理解我现在的行为了。”人生总是要循序渐进才能体会更多的东西,从而让自己变得愈发的成熟起来。

“放心吧!我不结婚,所以你说的那天永远都不会到来。”欧阳茉儿很是不屑一顾,年少之时,她有暗暗的喜欢过顾翊宸,可当她明白了他不可能会有爱上自己的一天之时,她很果断的抽身而出,不愿成为第二个夏馨菲,去做那一个身心俱疲的可怜女人。

“你确定吗?就算对方是翊宸你也不嫁吗?”夏馨菲调侃,并不知道她已经改变了初衷。

“对的,不嫁。”回答得很是潇洒,与其去强求,不如保持现状。

“呃!为什么啊!”难道说自己想多了吗?可她记得几年前这丫头看着翊宸的眼神可是迷醉的。

“哪里来这么多的为什么?因为不爱,所以不嫁,理由就是这么的简单。”原以为自己这辈子会非他不嫁,但一路走来才发现自己当年的那一股子的痴迷劲只不过是对他的一种崇拜而已。

夏馨菲愕然,因为不爱,所以不嫁,因为不嫁,所以才会没有伤害,而她却游走在这两者的边缘,既爱又嫁,只可惜对方不爱自己而已,有的时候,现实就是这么的伤人,由不得你不服。

当晚,穆梓轩并没有回来吃晚餐,据说是在应酬客户,但夏馨菲并不想知道这些,只是独自一人呆在房里整理着下午的战利品。

明明自己挑选的就不多,可到结账的时候欧阳茉儿总能给自己变换出很多的东西来,就好像是恨不得要把梦韵百货的东西都给搬到家里来似的不知节制。

东西整理完后给自己泡了个澡,让酸疼的肌肤得以舒解一下,之后便是无尽的发呆,脑子里充斥着各种的东西,就好像麻花似的扭成了一团,而她一概的置之不理,只是很任性的让自己呈现在一片的空白之中。

“嫂子,发什么呆呢?”欧阳茉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嘴上还在咬着苹果。

“哦!怎么了。”茫然的回神,有着几分的呆萌。

“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航宇哥哥说明天早上去爬山,所以我下来问你一声要不要去。”欧阳茉儿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无限的活力,就好像永远也不知道疲倦似的。

“啊!明天啊!”夏馨菲有些的犹豫,因为到现在她还觉得自己的小腿有些的疼呢?

“是啊!就明天,你要一起吗?”欧阳茉儿说着再咬了一大口的苹果,秉着每天一个苹果好过打针吃药的理念,她可是每天都会吃上一个苹果的人。

“再说吧!我要是去的话会早起的,如果没看见我起床,那么就不用等我了。”如果说睡一觉之后能缓解逛街之后所带来的酸疼感,她一定会跟着他们一起去锻炼下身体。

“知道了,那你继续发呆,我上楼去了。”欧阳茉儿说着转身便走。

“等等,我今晚跟你睡。”夏馨菲从沙发上站起,急急忙忙的拿起了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机。

“呃!你确定吗?”欧阳茉儿有些的不情愿,不是她不喜欢夏馨菲,而是担心她这样做会让自己大哥发火。

“怎么,不可以吗?”夏馨菲之所以爱使些小性子,那是因为在她还没有想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之前都会选择做个缩头乌龟。

“没有,走吧!”欧阳茉儿很是悲催,但愿一会儿老大回来之后不会殃及池鱼。

“你们这是干嘛?”还来不及等会,穆梓轩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此时正以一种审视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的扫视着。

“呵呵!大哥,你回来了啊!那就没有我啥事了,嫂子,晚安哈!”欧阳茉儿赶紧的逃离此处危险境地,很没有义气的把夏馨菲给撂了下来。

穆梓轩皱了皱眉,也不在意欧阳茉儿的举动,因为那丫头常常这样,总是古灵精怪的,不过他倒是怪异的看了夏馨菲一眼。

而夏馨菲则是嘴角狠狠地抽动了下,死丫头,自己白疼她了,重要时刻竟然扔下自己不管,跑得倒是比兔子还快。

诡异的沉默,感受到他就站在自己的跟前,还散发出淡淡的酒气,也就是说,他,喝酒了。

“今天都买了些什么?”一边问一边开始脱衣服,就好像早上的事情不曾发生过般随意。

“你怎么知道我们去逛街了,茉儿说的吗?”夏馨菲抬头,在接触到他光裸的上身之时又赶紧的低头。

“你认为呢?刷的是我的卡,你觉得我会不知道吗?”冷然的一笑,知道自己早上的话伤了她,但这却是一个教训,好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

“啊!她刷的是你的卡啊!怪不得她那么的大方。”夏馨菲汗颜,这死丫头,还以为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原来这里面藏有猫腻啊!

“听意思,你好像并不知情。”穆梓轩一脸的惊诧,还以为她是为了解恨才跟茉儿那丫头肆意地刷自己的卡呢?

“我不是故意的。”如若知道今天刷的是他的卡,她一定会拦着这丫头,别什么都买。

“没事,钱对于我来说从来就不是问题。”直到这时,穆梓轩才想起自己貌似并没有给过她银行卡之类的东西,所以眉宇不由得轻蹙了起来。

“我是不是应该说声谢谢!”夏馨菲自嘲的一笑,是啊!钱对他来说还真的不是问题,他只是吝啬给自己感情而已。

“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口吻。”总感觉她的话里有话,而他,真的很讨厌这样的一种无法由自己来掌控全局的一种状态。

“其实我自己也不喜欢。”夏馨菲知道,这样的一种态度很容易会让她失去自我,变得不可理喻起来。

“而你却很享受那一种成就感,认为自己已经成功的挑起了我的愧疚之心。”不得不说她有时候真的是很会耍些小聪明,可一旦掌握不好火候,最终被焚灭的那一个总会是自己,所以他不愿意由着她往这一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所以你大可不必妄加猜测。”她承认,刚刚自己的那一声谢谢确实是带着很大的讽刺意味,但也并没有像他所说的那般富含心机。

“我去洗澡。”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酒气宛如微风般轻拂而过。

“好。”潜意识的轻应了声,就是不敢拿眼神去直视他就对了。

正文 第190章发育得不错

在这一刻,她无比的庆幸自己也是出身豪门,否则依今天那样的一番疯狂购物形式,他应该会误以为自己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了吧!

轻声叹息,在思索着要不要趁机的落跑,所以眼神在浴室跟门口之间来回的扫视着,迟迟的得不出答案。

从小到大,她最讨厌做的便是选择题,尤其是在面对着感情的时候,总会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她的脸竟然开始透红了起来,一想到他赤身裸体的样子,她便不由得轻颤了下,完蛋,好像自己越来越色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支使着她的脚步,等她反应过来之时自己已经出了房门,而一旦有了选择,她便不会再停滞不前,所以脚步快速的往楼上走去,连门都没敲就直接的推开了欧阳茉儿的房门,刚好的看见她正在穿睡衣,估计是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所以听到动静赶紧的双手环胸。

“吓死人了,你干嘛?”看见是她,欧阳茉儿也就不再遮掩,很是淡定的穿起了衣服。

“我不是存心偷看的,不过发育不错哈!”夏馨菲把之前她调戏过自己的话还回了给她,然后直接的跳上了床,意思不明而喻。

“你这么***我大哥知道吗?”欧阳茉儿也不管她,走到梳妆台前拍了些爽肤水。

“人家哪有。”这申辩有些的底气不足,因为她刚刚可是因为yy过穆梓轩的身材后才羞愧得躲到这里来的。

“你上来我这大哥他同意了吗?”欧阳茉儿说着也跳上了床,一手便把夏馨菲给搂了个正着。

“你干嘛?”她这样的动作让夏馨菲为之的一颤,感觉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睡觉啊!还能干嘛?”欧阳茉儿很是无辜的看着她,这上床不是睡觉还能干嘛啊!

“问题是你能不能别抱着我。”夏馨菲感觉两个女人抱在一起怪怪的。

“很简单,你从这床下去,我保证不再抱着你。”她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敢留她在自己的床上,所以总得使个计谋让她离开才行,否则一会儿大哥上来非要把自己的床给拆了不可。

“不要。”与其那样,还不如让这丫头吃点豆腐,总好过去面对她大哥那个冰窟男好。

“啧啧!真任性,别忘了,你是一个有夫之妇。”欧阳茉儿斜睨了她一眼,有着这样毫无距离感的嫂子也不知道是好抑或是不好,感觉自己这里都要成为她的避难所了。

“那又怎样。”挑衅的挑了挑眉,算了,她想抱便抱吧!反正自己又不会少一块肉。

“不怎样,睡觉。”面对这样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女人,她还能怎么样,只能是认了,不知道现在赶快睡着会不会有用,这样一来的话,大哥也就不能怪罪到自己头上来了吧!

夏馨菲得逞的笑开了花,累了一天,她还真的是有些的困,所以欧阳茉儿的话无疑是正中下怀。

穆梓轩洗完澡出来,并没有看见夏馨菲的身影,而他也不介意,觉得可能是下楼喝水去了,所以直接的进了书房,今天跟客户讨论了些事情,他要抓紧的写下来才行,以免时间一久便有所偏差。

好不容易的把要记的事情给整理好,抬头一看,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捏了捏有些疲惫的眉心,这才走回了卧室。

灯光还在亮着不假,但本应躺在床上的人儿却不见踪影,好看的眉宇轻蹙而起,感到有一瞬间的慌张,扫了一眼她常放车钥匙的位置,这才心安不少,钥匙还在,那么就代表着她并没有离开家,而最大的可能性便是又跑到茉儿的房里去了。

不在意的上了床,可躺下之后却怎么都无法入眠,在没有确定她是否真的跟茉儿在一起之前,他感觉自己真的是无法做到真正的放下心来。

泄气的爬了起来,算了,还是上去看一下吧!以免有什么纰漏,这样的话可就不太好了。

蹑手蹑脚的上了楼,虽说在自己的家里,可却给了他一种自己这是在做贼的感觉,所以特别的心虚。

轻声的推开房门,不发一点声息的走近了床边,果然是在这里不假,而且还抱作了一团,这样的情景让他看了很是不舒服,所以想也没有想的便把自己的妹妹给推开,直接的掳人走掉。

欧阳茉儿嘴角微勾,佯装毫不知情的翻了个身,做她这一行的,随时都要做好战斗的准备,所以敏锐度自是不在话下,因此在自己大哥推开房门的刹那她就已经醒了,只是看见是他之后又继续的轻阖起眼帘而已,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这么粗鲁的把自己给推开,可是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转载请注明来源cna5两性网www.cna5.cc)

Tags:

作者: CNA5两性健康网
广告合作 | 联系站长 |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网站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