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  Cna5.cc提供性技巧 性爱等健康知识资讯
首 页性病 性生理 性文化
当前位置:性爱好者两性网 > 情感故事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 另类 校园 春色 小说-那天游戏

作者:CNA5两性健康网 来源:www.cna5.cc 发布时间:2019-07-08 18:12:03

半夜,我突然听到王琴的声音:“水……我想喝水……”

我摇了摇头,然后睁开眼睛,摸索到车头拿出手机一看,发现王琴嘴唇有些发白,大概是渴的。

而且刚才我们都太累了,所以也没有给她穿上衣服,最主要的是她的衣服都被她自己给撕成了碎片。

我从车头拿出一瓶水,刚送到王琴的嘴边,她眼睛都还没来得及睁开,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甚至还有不少从嘴边流出来,我急忙停下来,然后给她擦干净。

王琴幽幽的睁开眼睛,一看到我,她顿时松了口气,然后深吸一口气:“古天正,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好……”

我摇摇头苦笑一声:“你怎么会和别人在里喝酒的而且还是两个人”

本来我还想质问她前两天是不是也背着我出去找男人,可是一想到我们之间似乎又没有什么关系,于是硬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吞回去。

王琴苦涩一笑:“我前两天参加培训,然后才刚回来,这人是我们单位的供应商,然后说是有项目愿意和我合作,然后我们就……”

“因为他说的这个项目挺诱人的,要是能合作成功,我起码能获得两三万的提成,可是没想到这个混蛋居然这么下三滥的给我下药,幸好我给你电话你来了,要是你不来的话,我真不知道 怎么办好!”

我知道她太渴望在这里城市里立足,可是却从来没有对人有防备之心,若是今天我没有及时赶来,说不定还真的会被那个混蛋给糟蹋了。

“古天正,或许你会觉得我不是一个好女人。”她接着幽幽的道:“可是我对你却是一片真情。”

“姐,赵力强现在怎么样了”我突然想到赵力强的事情,于是我忍不住问道:“关于他绑架了你们经理的事情,现在还有没有下文警方那边怎么说”

王琴摇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赵力强现在怎么样了,他现在连我的电话和微信也不回,每次我拨打号码的时候都提示的是已经关机,可能我们真的没必要再接着走下去了。”

“那你对他还有感情吗”

不可否认,我还真的有些吃醋,虽然我对王琴并没有那种男女之间的感情,但是我觉得要是她背着我在外面找男人的话,我还真是接受不了。

毕竟在我的心里,我觉得这么一个极品的床上尤物应该是只属于我的。

“没有了。”王琴摇摇头:“自从出了这么一个事情后,我也想了很多,虽然是我对不起他在先,但是这段时间,我也想了很多,我理想的男人并不是赵力强这样的,因为我已经 穷了很久,我不想再这么穷下去了,我想要在这个城市立足下去。”

“赵力强他并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男人,毕竟我需要的是一个能够有担当的男人,而不是一个下了班之后就只知道跟我发牢骚,然后就喝闷酒的人。”

听完王琴说的话,我觉得这并不能怪她的选择,毕竟每个人都要自己的活法,或许她真的不想这么早就被家庭给束缚。

但同样的,这也暴露了她的野心。

“那我们暂时就不要去想那么多,先把当下的生活过好。”我轻声道,我也不知道我们能够保持这个关系多长时间。

而且我现在还面临着表姐还有陈瑶的情况下。

说真的,我现在也觉得陈瑶并不是在和我开玩笑,看她对我这么好的份上,显然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来真的。

可是我却又担心表姐会对我有别的意见。

“那我们先回去好不好”王琴轻声道:“古天正,你可以认为我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可是我对你的心是热的,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我承认我之前是想利用你来帮我对付那个王八蛋 。”

王琴幽幽的道:“不过现在赵力强把这个事情做出来了,我倒也没有什么负担了,古天正,我想你陪我这个晚上。”

“那我们就回去吧。”

虽然我刚才也是忙活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把王琴体内的欲火发了出去,但是我现在也来了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年轻人火气旺盛,还是我的需求比较大。

我穿上裤子,然后把我的上衣丢给王琴,就这样光着膀子把车开了出来。

一和王琴去到房间里后,王琴的很主动的搂着我的身子,小嘴也封住我的嘴唇,一边热情的亲吻我,一边撬开我的牙关,香舌伸到我的嘴里来,和我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

我的大手一边在她的身上游走,一边和她来一个长长的法式湿吻。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 另类 校园 春色 小说-那天游戏渐渐的,我们的鼻息也跟着加快,变得越发的急促,我能感觉到彼此的体温也在逐渐的升高。

王琴炙热的鼻息全部喷在我的脸上,如同一只看不见的魔手一样,不断的在我的心弦上撩拨,把我体内的火气一再点爆。

我已经压制不住心里的火气,搂着王琴就进到我的房间里,然后把她压在身下,开始尽情的索吻,大手不断的在她的身上游走,从她胸前高耸的山峰,一直游走到她平坦的小腹,一直摸上了她 白皙光滑的大腿,然后再慢慢向上,在她两腿之间的神秘部位游走。

王琴一边娇吟出声,一边不断的来回扭动身子,大概是我的手法太过老练,所以她也有些把持不住吧。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把我微微推开,然后轻声道:“古天正,姐姐下面好难受,你帮姐姐好不好”我笑呵呵的道:“姐,你不说清楚,要怎么解决,那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呀 ”我坏坏一笑,说道。

“好弟弟,你就不要再折磨我了好不好”王琴在我耳垂上咬了一口,一脸哀求的样子:“快点嘛好不好姐姐真的好难受……”

“姐姐,不要急嘛,很快就来了。”我哈哈一笑,双手抓住她下身的裙摆,然后飞快的拉起来,三两下的功夫,就已经把她脱了个精光。

一边和她湿吻,大手一边在她的身上游走。

王琴的小手也飞快的在我的身上游走,我的的后背一直游走到我的屁股上,然后又摸上我的腰肢。

小嘴在我的耳边道:“古天正,姐姐好难受,你快点给姐姐好不好求求你了,好人……”

她这如兰的芳香全喷在我的耳朵上,弄得我心里好一阵瘙痒,阵阵电流从身上的每一个细胞走过,刺激得我的大兄弟直直立了起来。

“好弟弟,不要再折磨姐姐了……”王琴娇躯来回扭动着,双腿紧紧夹住了我的腰间,双手紧紧搂住我的后背,像是要把我融化在她的身体里。

我看着她这骚媚的眼神,忍不住故意问道:“我的好琴姐,你是不是很难受”

她娇媚地点点头,颤声道:“好弟弟,姐姐我现在真的好难受,浑身象要爆炸了,你快点帮帮我嘛……”

说着,抓起我的一只手按在她的胸前。

我心中一喜,不过也没有急着进攻,而是轻柔地搓揉着她饱满的山峰。

王琴轻轻娇吟一声,如同晕眩一般地紧贴在我的怀里,浑身瘫软,就象一汪清静的水。

我继续在这饱满的山峰上搓弄着,同时大嘴也贴上她的樱唇温柔的亲吻着。

她鼻息变得更加的粗重,两臂越发搂紧我的脖颈,使我们两人的唇贴得更紧,然后再次伸出红嫩的小舌,送入我的嘴中。

我一手在她光滑的后背上抚摸,另一手摸到她的两腿之间,去抚弄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刚一入手,我就发现此处已经变得十分湿润,手指碰上就感觉黏糊糊的。

在我双管齐下的爱抚下,王琴的娇躯一阵颤抖,瘫软在我的身下,两臂无力地从我的脖颈上松开,享受着我的抚摸。

过了一会儿,我轻轻抱住她的蛮腰,将脸埋到她的酥胸上,亲吻着,并抚爱那饱满柔嫩的山峰。

她颤巍巍地伸出手握住我硬挺的大兄弟,两手象宝贝般捧着,然后缓缓套弄起来。

“好弟弟,亲丈夫,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好不好我里面真的好难受,要不你摸摸看。”

话才刚刚说完,她就拉着我的手再次摸到她的跨下,去抚摸那一片神秘的地地方,也不知道是她太敏感了,还是我的功夫太厉害,此处早已不在是湿漉漉,而是变成了溪流潺潺。

我浑身的体温一下子升高,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现在喷出来的全部都是火气,我的手指忍不住在她的这条缝隙上抚摸起来,但是没想到稍微一用力,竟不小心塞到了里面去。

“哦……”王琴忍不住娇喘一声,腰肢剧烈地扭动着。

瞧见她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再挑逗,身子不假思索地扑到她的身上,王琴温驯地分开双腿,轻轻地在我耳边气喘吁吁的道:“我要……好弟弟,姐的好男人,你快给我嘛 ……”

我那坚挺的大兄弟在芳草茂盛的溪流口蹭了几下,轻轻一挺,便直挺挺地进入到了那迷人的花瓣中。

她的情火也已经到顶,我刚一进入,她就开始大声娇吟和嘶叫,双手如发疯一般在我的后背挠动,弓起腰与我配合。

刺激得我神经猛跳,再次按捺不住,一下子就疯狂地冲击着她柔嫩的娇躯。

百来下的进攻后,王琴突然一个翻身,把我按在床上,然后如同女骑士一般的骑到我的身上来,小手扶着大兄弟,腰肢缓缓降下,刚一套上我的胯下的大兄弟,就如一位疯狂的骑士剧烈地在我 身上骋驰。在我这大开大合的进攻下,她的娇喘声逐渐变大,小嘴张大,就好像是喘不过气来。

我忍不住停了下来,刚想询问她。

没想到她又回过神来,边剧烈喘气边断断续续地说:“不……不要停……我还要大力些……快一些……好弟弟,今晚你就把姐姐艹死 了吧,姐姐好舒服,好想要……”

“姐姐,你这么好的女人,我哪里舍得把你操死了”我哈哈一笑道:“要是把你操死了,我上哪里再去找个像你这样的女人”

“姐的亲亲丈夫……”王琴双手紧紧抓着床单,眼睛也没有睁开,就这样浪叫着道:“姐还想要……你再快点嘛……”

“别急,这就来了……”

我干脆又换了一个动作,将她的身子放平,然后将两条玉腿架在我的两肩上,大力地冲剌着,如打桩机一样,每次都深深的攻入她的花心里去。

我就好像是不知道疲惫一样,只知道一味的猛干着。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剧烈运动,我们二人同时达到巅峰。

王琴如醉如痴,像一滩烂泥瘫在床上,秀目紧闭,樱唇微微开合着,莺啼燕喃般轻轻说着什么。

如一棵干枯的小苗得到了一场甘露的滋润,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意。

我从床头拿出湿巾,细心的在她布满淋漓汗水的身上轻轻擦拭,同时又在那雪白红嫩的柔肌玉肤上抚摸几遍。

王琴躺在床上,动也不动一下,大概是被刚才激烈的战争弄得没了力气。

我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吻着她的嫩脸和红唇:“姐,还满意吗”

“姐好累……好舒服……”王琴轻轻呢喃一声,然后枕着我的胳膊,眼睛紧紧闭上,就这样香甜地睡着了。

而我也累得不成人样,看着身边这无限满足的王琴,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来,那就是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第。

“宝贝,晚安。”

我在王琴的耳边轻声呢喃了一句,然后搂着她的身子也跟着睡了过去。

(转载请注明来源cna5两性网www.cna5.cc)

Tags:

作者: CNA5两性健康网
广告合作 | 联系站长 |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网站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