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  Cna5.cc提供性技巧 性爱等健康知识资讯
首 页性病 性生理 性文化
当前位置:性爱好者两性网 > 情感故事

宝贝松点别把我夹断,少爷不要 全都含进去小妖精宝

作者:CNA5两性健康网 来源:www.cna5.cc 发布时间:2019-07-21 18:55:09

戚暖转动门把,开门进去,基调黑色的卧室,总给人一种气场很压人的感觉,只因为这卧室的主人是韩应铖!

她将解救汤搁茶几上,看到乱丢一地的男人衣服,想了想,弯下身逐一捡起:领带,衬衫,长裤……

仿佛在触碰韩应铖的男性身体,戚暖粉润的指尖,微微发颤,热热的,好似还残留着他高得吓人的体温。

韩应铖洗完澡出来,便看到戚暖在床边叠弄他的衣服,黑色的地毯,黑色的大床,视觉沉寂单一,戚暖柔软地嵌在其中,肌肤白嫩得不像话,如玉一样。

介乎于清纯与媚色,简单的几个叠衣服动作,轻而易举撩起男人的欲念。

戚暖转眸看韩应铖,有些被他凶猛不善的视线,吓着。

是否,不喜欢她擅自碰他的衣服?

戚暖强装淡定道:“我给你煮了解酒的汤,你先喝吧。衣服……我看到丢在地上就顺便帮你叠好了。”

韩应铖性感的薄唇,撩起一个笑:“嗯,很乖,你想要什么奖励?”

戚暖看他,直说:“我还差26万。”

“戚暖,我发现你还挺狡猾的。”韩应铖坐下茶几前的真皮沙发,拿起温度适中的解酒汤,戚暖看着他慢条斯理地喝,挺拔的身材只穿着一件睡袍,依然很赏心悦目。

他的五官精致俊美,气质矜贵:“讨好我,嗯?为我煮汤,做饭,还帮我叠衣服,然之后呢?还想怎么更进一步对我示好?”

戚暖掰着自己白净的手指头,这种可爱的纠结看在韩应铖眼里,有一吻芳泽的冲动。

她自觉远离他的床,坐下沙发的另一侧,看他:“你帮了我,我自然会对你好,我又不是冷血的人。”

宝贝松点别把我夹断,少爷不要 全都含进去小妖精宝言下之意,他不借钱给她,他就是个冷血的人?

韩应铖薄笑,将一碗解酒汤喝完,舌舔过嘴角盯着戚暖的红唇,说道:“我喜欢甜一点的味道。”

戚暖点头,唇像有感应一样,酥麻,很清楚韩应铖的视线在看她哪里:“好,我下次会放糖。”

这话,取悦到了韩应铖,他起身,修长的腿走向书桌前,拉开一个抽屉,优雅的手指夹着一张薄薄的纸,叫戚暖过来:“给你。”

戚暖接过韩应铖的支票,上面,30万的金额。

她抬眸看韩应铖,支票他早就写好了放在抽屉里,就等着她向他开这个口。

这男人很乐意看她纠结为难,然后顺便将她征服一把!

戏谑一样的调戏心态!

戚暖忍着,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她揣着韩应铖的钱被他戏弄一下也无妨,毕竟,这是妈妈的医药费,救命钱!

她真心感激他的:“多谢韩少拔手相助。我们写张欠条吧,以后我赚够钱,肯定会将30万还你。”

韩应铖的钱,她不敢欠着不还。

敢借是一回事,一直欠着又是另一回事,她节衣缩食都得还上他!

韩应铖好看的手把玩着一只钢笔,戚暖什么心思什么想法,他看透在眼里、心里。

他将钢笔递给她,凉凉道:“那我用不用算你利息?”

戚暖一愣,手指接过钢笔,30万她至少要还韩应铖几年的,算上利息利滚利再加上几年的周期,她岂不是一辈子都翻不了身做他奴隶?

“韩少是想要做资本家,榨干劳动人民的血吗?”她怕韩应铖比放高利贷的利息还要黑心!

“嗯。”韩应铖意味不明的一声,性感的嗓音,暧昧:“我只想榨干你的身体。”

……戚暖的俏脸生生一红,自知自己又被韩应铖调戏,她索性不说话,半俯下身子,就着书桌上写欠条。

韩应铖站着的角度视野极好,戚暖穿的t恤衣领口子很宽,随着她俯下的动作,能看到她精致的锁骨,以及更深一点的白软嫩肉。

韩应铖目光一动不动,非君子不会非礼勿视,胸膛的肌肉绷紧。

“写好了,你过目一下。”戚暖白净的十只纤指,将欠条递给韩应铖,素颜的脸儿在窗外皎洁的月色下,晶莹剔透。

韩应铖眉峰挑动,拿过欠条看,戚暖的字意外地端庄大气,和她**的长相截然不同。

是他喜欢的字迹类型。

让她欠着他也好,不过:“你要记住,他日,就算你还清我30万,也不代表你戚暖还清我韩应铖的人情。”

韩应铖的人情,价值连城!

戚暖涉足人情社会有五年了,她明白像韩应铖这样的大人物,他的一个人情压下来,分量有多大多重,并非简简单单就能两清的。

她能说,韩少行行好心,他借钱给她她很感激不尽,能否有点同情心收回他这个可以压死人的人情?

“记住了吗,嗯?”韩应铖矜贵显赫,没有同情心。

“……记住了。”戚暖无力得胃疼。

“很乖。”韩应铖牵起戚暖的小手,清楚地攥住在自己的掌心里:“走了,去吃饭,我很饿。”

餐桌上,饭菜可口。

韩应铖胃口很刁,方才俱乐部的厨师出品,并不合他胃口。张姨也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煮饭阿姨,手艺不比星级厨师差,并不是随随便便乱选的。

可能是私有偏心,韩应铖觉得戚暖做的菜也蛮符合他胃口,心情不错地对戚暖说:“今晚你住下来,明天早上我开车送你回去。”

戚暖点头,又摇头:“不用送了,明天早上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我看过最近的一个公交车站,也不是很远。”

韩应铖似笑非笑:“拿了钱就想甩我?”

戚暖哪敢,老实道:“我那天敲门叫醒你的时候,你好像睡眠不足,我想你应该不习惯这么早起吧?所以我就想,不要麻烦你送了。”

戚暖在心里踌躇过一番,净挑好听的说。

那天早上,韩应铖何止是睡眠不足,完完全全就是少爷的起床脾气,她要不是已经敲了门吵醒他,不得不问他门口密码锁的密码,她都后悔得想要哄他睡回去了。

那张阴阴郁郁的俊颜,很吓人!

“我确实不习惯早起,太早起来我会一整天心情不好。明天你起晚一点,等张姨过来做好早餐吃完再走。”韩应铖叮嘱好戚暖,免得她再犯错。

“我想早点回去陪我两个孩子。”戚暖说,归心似箭。

韩应铖皱眉,心里头颇不滋味,甚至,火苗撩起了生气,陪他不是陪?

陪乐祁泽的孩子!

“你两个孩子多大了?”韩应铖薄冷着脸问。

戚暖很警惕,不懂韩应铖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除了乐祁泽,韩应铖从没有问过她家里的私事。

 进了别墅,才6点不到,屋里已经全黑了,外面除了雨声还有雷霆滚滚的响声,氛围吓人。

最吓人的是,抱着戚暖的高大男人,五官阴郁薄怒,宽大的肩膀,有力的手臂,与她身子触碰的胸膛,肌肉结实紧绷。

戚暖在韩应铖的怀里,纤弱得像个可以任他蹂躏的幼儿,被他一步步抱上楼,他的卧室……

戚暖颤着声音解释:“钱……钱是娉婷借给我的,她说你在韩城的行情很厉害,我欠你的钱不妥当,让我先将钱还给你……我没问乐祁泽要钱,不是乐祁泽的钱。”

韩应铖用脚踢开卧室的房门,很响的一声,并不是个绅士!

他的声音很沉很沉,听得戚暖心跳如雷:“现在才对我解释,早在中午的时候你做什么去了?随便给我一张感谢的纸条就想将我打发?我韩应铖的人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廉价?”

砰!

卧室的房门被重重关上,韩应铖落下锁,将戚暖扔到他自己的黑色大床上!

披在戚暖身上的男士西装,掉下来,露出她衣裙紧贴的玲珑身段,丰腴鲜嫩,那么那么的白皙,裙摆下露出的一截小腿,一下下蹭着他的床单,往床后退。

戚暖硬着头皮不停解释:“不是不是,刚好那时你女朋友在外面,我才转交给陆助理的……啊!”

韩应铖将戚暖压在床上他的身下,有力的一双大手将她的一双小手,禁锢在她的两侧,眼神幽幽地居高临下盯着她,薄唇张启:“嗯,你的这张小嘴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很喜欢听。但我被你迷得鬼迷心窍,你却转身就要甩掉我。”

“戚暖,这对男人来说是极大的耻辱,我只能从你这具身子上征服回来。想跟我一笔勾销然后去找乐祁泽,也要看我乐不乐意放过你!”

韩应铖炙热的大手,探入戚暖的衣内,强悍地撕开衣裙的一个口子,性感的薄唇吻着那片女性肌肤,男性的荷尔蒙气息,强势侵占!

戚暖吓坏了,被韩应铖压着,力气又比不过他,只能任他鱼肉。

尽管她和韩应铖已经有过两次床上关系,可情况完全不一样,这种强行强来的手段,她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哭喊着:“我解释,韩应铖我给你解释还不成吗?我找乐祁泽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问他要回我和他以前的照片而已。我跟他一起过,有些东西留在他那里了,我想要回来!”

“什么照片?倮照?”韩应铖抬起头,魅力的俊颜泛起冰渣!

乐祁泽竟然敢这样对戚暖!

“不是!”戚暖别开自己的脸儿,眼泪滑过脸颊,不知道是委屈还是被吓哭:“只是一些普通的合照,我不想让人知道我跟他一起过。”

修长的手指,扳回戚暖转开的脸儿,韩应铖俯下直视她红红的眼睛,连秀美白嫩的鼻尖,也泛起一点点的浅红。

真是可爱。

一副娇生惯养的娇态。

“撩拨我的人是你,想甩我的人也是你,现在你还给我哭?”韩应铖狠狠皱眉,矜贵的手指轻轻拭去戚暖的眼泪,弄到她哭了,他却反而更郁闷不爽:“我之前和你说过什么了?”

“我对我看上的女人占有欲很重,你要去找乐祁泽,为什么就不能聪明一点不让我知道?偏偏那么不听话,还让我知道了,现在给我撒娇给我哭,就能平息?”

韩应铖的薄唇,吻着戚暖敏感的耳廓,炙热萦绕。

戚暖连喊冤的力气,都被瞬间抽空,她哪有撩拨过韩应铖?想甩他倒是真的,可她也不敢明着甩啊,只是将钱还给他,先了结一码归一码而已。

韩应铖吻着戚暖湿润的眸子,很自然地慢慢吻上她的小嘴,轻含着,低喃:“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我想要你,狠狠地要你,直到你乖乖臣服我一个男人为止。嗯,最好让你怀上我的种,为我生孩子。”

【裙子太短了,我不习惯。】

【我要回家,我不结识朋友了,我不喜欢这种场合。】

娇嫩嫩的女孩儿,站在他视线前方,白玉似的手指揪着白色半短的小礼服,声音怯生生地讲着手机,及肩的乌发,小脸儿还不及他一个手掌大。

14岁?还是15?或者,年纪更小。

戚暖身子一僵,不颤了,绯红着脸不敢看身上的韩应铖:“你……你混蛋!我已经有两个孩子,不能再生了,你知道现在养一个孩子要多少钱吗?你……你太过分了!”

“我欠你的钱也还你了,我不就差你一个人情,你何必以势逼迫我!你明明知道,我如果不是为了生活,我是不会招惹上你的。”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纠缠不休,目的无非是谈情做嗳。”

“谈情,我自问没有本事,韩少身边的红颜知己不少吧?你要我做你的第几号备胎?我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对情爱方面,我真的没有任何想法。”

“我和你也已经上过床了,能给的我都给你了,其它的,我给不起你。”

戚暖低低缓缓地说完,她知道这些话也许会惹得韩应铖恼羞成怒,更加折磨她。

但30万已经还给他了,他要还想强迫她,她就被他强迫一次,就当还他一个人情,之后,各走各的路,她与他不拖不欠!

“谁让你,又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久久,韩应铖才沙哑着声音说。

“嗯?”戚暖抬起眼眸,四目对上的霎间,火花绚烂绽开,了无余痕的悸动,藏在韩应铖心底。

……情迷邂逅!

“下不为例,小七。”韩应铖的吻悄悄潜入戚暖的唇里,撩起潋滟的旖旎。

戚暖整颗心都乱了节奏,无法思考,浅浅地与韩应铖接着吻,因为他叫她的一声亲昵,小七。

(转载请注明来源cna5两性网www.cna5.cc)

Tags:

作者: CNA5两性健康网
广告合作 | 联系站长 |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网站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