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  Cna5.cc提供性技巧 性爱等健康知识资讯
首 页性病 性生理 性文化
当前位置:性爱好者两性网 > 情感故事

乖不疼的 丫头乖乖让我吃(下),啊啊啊 快点嘛人家痒

作者:CNA5两性健康网 来源:www.cna5.cc 发布时间:2019-07-22 19:54:15

全场上下一片沉寂,就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寂静的可怕。

紧接着子弹堪堪从靳言深脸庞上擦过,鲜血缓缓流下,子弹不知道落在了哪里。

腿发软,景乔只想要跌坐在地上,他脸上的鲜血太过于刺眼,她心惶惶的,很害怕。

长腿迈动,靳言深大步向前走着,挑眉,长指将脸上的血抹去,硬生生的增添了几分邪肆。

耷拉着肩膀,她低埋着脑袋,不敢看他,更不敢对视他的眼睛,这功夫,靳言深已经站定在她面前,眼眸眯了眯,大手落在她肩膀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两下。

简直吓的魂飞魄散,景乔身子抖的特别厉害,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表现还算不错……”冷漠的丢下这么一句,靳言深踏进了客厅。

他……他说了什么?

景乔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和幻听,抬手,狠狠掐了一把脸蛋,顿时,疼的眼泪不住在眼眶中打转。

她没有幻听,他不仅没有责怪她,反而还说她表现不错!

望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景乔心里暖暖的,好似有一阵暖流流过,他,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坏!

客厅中,傅辰文没好气地睨了一眼靳言深;“刚才为什么不躲开?”

“我有把握,它伤不到我,没有躲开的必要……”言简意赅,靳言深寡淡的回了句。

“……”傅辰文。

片刻后,他又想了想,继续道;“哦,这局你输了。”

乖不疼的 丫头乖乖让我吃(下),啊啊啊 快点嘛人家痒靳言深目光幽深,完全不在意;“输了就输了。”

“输了你要叫昊天爷爷的,还要叫他女朋友奶奶的。”傅辰文在旁边好心提醒。

“不是还剩下两局?”挑眉,靳言深倒在沙发上;“三局定输赢,现在不过才一局而已。”

傅辰文还嫌不够刺激,又添了一句;“如果你赢了,我叫你爷爷。”

想了想,靳言深长指撑住脸庞;“叫姥爷……”

“……”

卧室。

只要一想起靳言深脸庞上的伤口,景乔就有些坐立难安,都已经出血了,看着挺严重的。

想了一下,她让佣人下楼去拿了棉签,还有酒精,起码,消毒是最基本的。

九点钟,靳言深才回了房间,没有要追究下午的事,只是径自扯着大衣,领带。

景乔安静地跟在他身后,如同一个手气的小媳妇。

“有事?”他挑眉看了她一眼。

“我想给你上药。”声音嗫嚅,景乔的声音特别小;“真的,一小会儿就好。”

坐在沙发上,靳言深衬衣上的纽扣解开了几粒,松松垮垮挂在胸前,慵懒而颓废,长指指着脸庞,示意她上药。

景乔松了口气儿,站在他两腿之间,将酒精拧开,棉签上沾染一些,咬着唇;“会有点疼,你忍忍。”

“嗤……”靳言深唇中溢出一声冷嗤,三十多岁的男人,会害怕酒精?

轻轻地,缓缓地,景乔将棉签落在他脸上,动作又缓又慢,很怕弄疼他。

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靳言深一抬眼,眸光正好对上女人衬衣下的高耸,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并没有察觉到男人的举动,景乔的注意力一心一意都放在伤口上,在担忧着,会不会留下疤痕?

眸光渐渐上移,靳言深掠过她白皙小巧的下巴,红润富有光泽的唇瓣,心猿意马,正在这时,她突然弯下腰,对着他的脸轻轻吹着,柔嫩又迷人。

“恩……”靳言深溢出一声低吟,半边身子早已酥软,那种感觉要命的销魂,仿佛她一吹,就要了他半条命。

“是不是弄疼你了?是我力道太大吗?哪里疼?我再吹吹——”

景乔很紧张的抬起头,但是看到男人灼热滚烫,暗沉又汹涌,仿佛随时都要吻她一样的眼神后,还没有说出口的话语全部被她咽了回去。

她知道自己会错意了!

靳言深一手扶住她的腰,长指勾住小巧迷人的下巴,很难得,她温柔又认真的模样让他晃了眼,声线暗哑;“我要吻你……”

莫名的,景乔有些慌,脸蛋儿上像是抹上了胭脂,粉红粉红,可是很奇怪,心中并没有排斥感,反而很期待,心动。

两瓣唇贴在一起,他吻的很轻柔,一遍又一遍地描绘着她优雅的唇形,弹性的软肉……

不受控制,景乔红润的唇微微张开,接受着他风卷残云的洗礼。

两只手臂被他很有技巧的反剪在身后,大手托着她后脑勺,吮吸着唇内的每一处软肉,坚硬的胸膛压着她柔软的胸部,感觉异常刺激……

两人之间发生关系的次数不少,却没有一次让景乔这么心甘情愿,这么身心愉悦。

 靳言深懒洋洋扫了他一眼,矜贵倨傲,不予理会。

“内容就是打猎,谁狩猎的动物越多,或者是越珍贵,谁就胜出,截止时间是明天下午。”

“哪座山?”

“海拔最高的那座山,不过估计你们要准备好帐篷,大雪下了一天一夜,现在还在下,根本没有要停的趋势,所以防寒工作要做好,不过你们从前山进,昊天从后山进。”

吃过早餐,收拾好行李后,司机载着两人向海拔最高的山载去。

景乔穿的很厚,几乎可以和一头熊相媲美,但是一下车,还是感觉到了冷风刺骨。

 “跟上……”靳言深一向沉默寡言,这次依旧。

虽然下雪,但还是有不少的干枝,靳言深捡了不少,明白之后,景乔也跟着捡,两手抱满了干树枝。

火点燃,景乔迫不及待的过去烤手,一转身,却看到靳言深又要离开,她连忙起身,打算跟上去。

靳言深顿住脚步,回头,目光深深沉沉地盯着她,颇有深意;“还要跟?”

“我……我一个人在这里会害怕……”绞着白嫩的两手,景乔很窘迫,可是没有其他办法。

“卫生间也要跟?”他扬眉,好整以暇道。

她绯红着脸蛋,又在火堆旁坐下;“哦……那……那不跟了……”

毕竟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胆子还很小,又没有接触过这种完全野生的环境,怎么可能会不怕?

身子缩成一团,她两手抱着膝盖,将脑袋埋进两腿之间,止不住的左瞄一眼,右瞄一眼,期盼着靳言深赶快回来。

她真的肠子都悔青了,方才,真的应该和他一起去!

 半个小时后。

靳言深腿上的伤口已经用衣服随便包扎好,颀长笔挺的身体随意靠在石壁上,闭眼,假寐。

而景乔在石洞内已经捡了一堆树叶和干树枝,点燃取暖,一直到现在手都在抖。

石洞内很安静,只有两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的交织,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一点声音。

手中拿着树枝,景乔百无聊赖的挑着火焰,闲暇之余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

然后她细致的柳眉瞬间皱起,他脸上全部都是汗,甚至已经顺着下巴向下流,脸色看起来很不对劲。

想了想,她走过去,将手放在他额头上,这一碰,让景乔差点没有惊呼出声!

虽然脸上流的全部都是汗,但他的额头很冰,就像是冰块一样,散发出刺骨的寒冷。

偶尔发出几声轻咳,靳言深五官分明的脸庞苍白,没有一丝血色,意识也陷入昏迷之中,薄唇蠕动,像是在说着什么。

耳朵紧紧贴近他唇瓣,景乔这才听清楚他一直在说冷,很冷。

景乔认真地想了想,与其两人一起被这样冻死,还不如抱在一起取暖。

于是,她走过去,干脆也钻进了衣服中。

一开始,身体温度还有所回升,但到了后半夜温度急剧下降,两人裹在一起也没什么用,手脚僵硬,比石头还冰。

没办法,景乔开始脱靳言深身上的衣服,他像是昏迷了,完全任由着她为所欲为。

脱掉的衬衣已经被汗水所沁湿,散发出来的男性气息异常强烈,她红着脸放到一旁,开始动手去脱他长裤,三两下便脱的一干二净。

身躯颀长,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的赘肉可言,线条结实流畅,透露着令人脸红心跳的男人魅力……

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她喃喃自语了一句;“这要是论斤卖,估计也能卖不少钱吧……”

俊挺的眉蹙起,靳言深略微用了几分力气,眼眸才缓缓眯开;“你的想象力倒是很精彩,只不过脑袋不怎么灵光,论斤卖,你以为是在卖猪肉?

“我心里想的也就是当猪肉卖啊!”

景乔着实被吓了一大跳,手不停地拍着胸口。

他现在就是一病猫,她完完全全可以随随便便欺负他,平时被欺压太久,现在终于逮到机会,所以胆子又野又大!

“觉得我这会儿收拾不了你,所以变的很猖狂?在我面前耍横?”

盯紧了她,靳言深喉结滚动,喘息了一下,才缓缓道。

“当然!”景乔不把他放在眼里,甚至还胆大的用手去掐他胸口,明目张胆进行着自己的报复;“这会儿我连你都敢打,有能耐咬我啊!”

简直是活生生的挑衅!

眼眸中闪过一道幽暗的光芒,靳言深身体左侧,薄唇张开,一口咬住她白皙柔嫩的颈间。

“喂,你是属狗的吗?”轻哼一声,景乔哪里会想到他能真的下口,还别说,真挺疼的!

“疼?”靳言深尾音略微上扬,又狠狠地吮吸一口,白嫩颈间立即浮现出青紫色吻痕,他神色很满意;“既然敢挑衅我,就得承担后果。”

“呸!”

没好气地呸了一声,景乔伸手轻轻一推,男人的身体便被推倒在石头上,她嘴角弯了弯,有嘲笑讽刺的意思,这会儿的他真像只病猫。

很难得,靳言深并没有生气,反而薄唇勾起,很难得有些想笑,平常温顺的像是一只小绵羊,温温顺顺,逮到机会了,奸诈又小人。

她偶尔的粗暴和叛逆,他很感兴趣……

顺势斜躺在石头上,靳言深大手支撑着略显苍白的侧脸,衣服里面空无一物,如同美人横卧,有种变态邪肆的性感美。

没再理会他,咬着唇瓣,景乔开始动手脱衣服,这种关键时刻她也不矫情,干净利落的将衣服全脱掉。

女人身体白皙如玉,在淡黄色火焰下愈发妙龄柔美,高松柔软的胸,修长笔直的双腿白嫩白嫩,没有一点伤疤,如美玉。

还有光滑柔嫩的后背,更是令人热血沸腾,心猿意马……

(转载请注明来源cna5两性网www.cna5.cc)

Tags:

作者: CNA5两性健康网
广告合作 | 联系站长 |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网站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