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好者两性健康网  |  Cna5.cc提供性技巧 性爱等健康知识资讯
首 页性病 性生理 性文化
当前位置:性爱好者两性网 > 情感故事

堕落女教师&情感口述,抵达花心啊烫 教室不要好痛

作者:CNA5两性健康网 来源:www.cna5.cc 发布时间:2019-07-27 08:32:07

寂静的夜晚一切都是那样的安静美丽,这个时候该睡觉的人已经都睡觉了,喜欢在半夜活动的人也都到什么热闹的地方享受美好的夜生活去了,当然也有这种喜欢野外兴趣的男男女女也自然趁 着如此美好景色,大好良辰美景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本来天上还有半弯月亮,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估计是怕羞于见到地上男男女女们如此幕天席地的野外胡搞,月亮将乌云与遮挡,自己隐藏在乌云当中,不敢再看,再看要长针眼的。

但是,就在二彪子和胡美丽奋战正酣的时候,却不知道旁边不远处就有一道娇小的身影聚精会神地看着他们的表演,就跟他们刚才看那对男女偷情一样,二彪子和胡美丽的一举一动也落入了这 个人的眼底,并且伴随着二彪子和胡美丽的交击碰撞之声,这个人的手也探进自己的裤子,摸进自己的裤裆地方,一下一下在那里起伏做着动作,嘴里更是发出声声低沉的似有似无的声,这就是有干的 ,有看的,正好配合啊!

突然,胡美丽一声尖利、兴奋的大叫双手紧紧抓住二彪子的肩膀头部向后仰,花房死命地磨动不住的收缩夹紧的着二彪子的那个巨大东西,胡美丽的全身痉动一阵难忍的酥麻从花芯泄出大量的 ,只泄的她酥软无力满足极了,全身伏在二彪子身上,娇喘连连、脸颊亢奋的红润、湿润的打在二彪子的那个东西上,直刺激的二彪子的那个东西如同发热的铁棒一样更加胀大把花房撑的更大、更满, 直爽的二彪子如同野兽一样疯狂的抽动。

直干的胡美丽完全没有了力气迎合,阵阵的酥痒疯狂的在全身燃烧,伏在二彪子的身上双眸微闭尽情享受那**的,一对的球状物体剧烈的起伏摩擦着二彪子的胸膛,口中发出自己听了都会面红 耳赤心跳加速的声音……

二彪子可是一个能挑十几个女人的主,区区一个胡美丽如何够看,自然轻松地就败在了二彪子的一番征伐,二彪子也没敢太过,毕竟此时就她一个女人,万一自己整大发了,胡美丽可承受不住 他的疯狂,还是浅尝辄止品尝品尝滋味就行了!

似乎也感觉到二彪子没有尽了兴致,喘了好几口气的胡美丽幽幽地道:“要不,要不你再来一次,我能受得了!”

二彪子神色一动,似乎被她的提议一下子就勾动了自己的心绪,一双大眼睛死命地在胡美丽身上四处打量着,好象要把胡美丽给看光了,虽然这个时候胡美丽其实是光光的了,什么也没穿的了 ,但是他还是那样用一双狼眼那样地看着。

胡美丽被二彪子看的娇羞无限,一张脸庞微微有些红晕,低下头轻声地道:“讨厌了,我就说这么一句话,你老盯着人家看干嘛?”

二彪子一听得意的大笑,双手搂过胡美丽,在她的双球上捏了一把,嘿嘿地道:“我是好好看一看我的美丽小姨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了啊!”

堕落女教师&情感口述,抵达花心啊烫 教室不要好痛胡美丽红着脸点点头娇嗔道:“尽管笑吧!反正人家已经被你吃的死死得了。”

二彪子双手用力的捏弄,只捏的胡美丽全身酥痒地道:“刚才明明是你吃的我死死得,还好意思来个恶人先告状。”

“讨厌,真是个小色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明明是你,还来说我,真是太讨厌了。”胡美丽媚眼如丝地嗔怪道。

“我是小色鬼,哪你就是大色女”二彪子手上不断地使出各种花样手段地道。

“还不是你让人家看了哪种羞人的事害得。”胡美丽娇羞妩媚地楼抱着他嗔道。

“是天经地义的事,人家也是性之所至。”二彪子嬉笑着调侃道:“再说了,我看美丽小姨你看得是津津有味啊!要是你不爱看,就是我逼着你看你也可以不看啊,还不是因为 你爱看才这样的吗!”

“大晚上的谁看得清啊!人家只不过是想认清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而已。”胡美丽粉腮热红,很是娇嗔地用自己的纤纤玉指在二彪子头上点了一指,大有一切都是你的错,我一点也没 有错的意思。

“那你看出他们是什么人了没有,嘿嘿!”欲盖弥彰的说法,二彪子又岂会相信呢?只不过这是女人故意耍弄的手段罢了,反正一切都不是我自愿的,一切都是你逼迫的,错不在我 ,全在你啊!

“黑灯瞎火的,我怎么看得清楚啊!”胡美丽见二彪子继续追问这种羞人之事,顿时有些急眼了,你还没完没了是不是,占点便宜就行呗,杀人不过头点地,怎么着,还要赶尽杀绝 啊!

二彪子见胡美丽真有些急了,也不好太过调戏了,只能把语气放缓,打个哈哈道:”也是,也是啊,哈哈,那个,这么说是我理解错了,那是我的错了呗!”

胡美丽娇嗔地用玉指轻戳了二彪子的额头一下,嗔道:“当然是你的错,怎么着,你还有意见吗?”

“我哪敢有意见啊啊!你可是我的亲亲姨,得罪了你,我以后怎么面对我美花娘啊!”二彪子轻松地笑道,他依然紧搂着她,一只手伸到了她的腿根部位,在那滑腻的和有些湿漉漉 的毛发地带上着。

“别在人家了,在继续下去,人家就会死在这里了。”胡美丽只觉得又是一阵酥麻,全身颤抖起来,人也伏在了二彪子的胸膛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美丽小姨,我可不愿你死在这里,要不然我们美好的未来就没了。”二彪子抽回色手,帮她整理了一下,也真怕她出点什么事情,所以没敢再对她真的下手。

胡美丽见二彪子这么为自己着想,满面欣喜地吻了他一下,听到他说美好的未来,芳心再次一动,杏目凝视着他,问道:“二彪子,我知道你结婚了,我这把岁数也不奢求什么了,只要你 能真心对我好,我也就死心塌地跟你了,现在求的就是你一句话,你是真心的,还是打算玩一玩我就算了,我就求你一句真心话。”

见到这个时候的胡美丽是真的认真了,二彪子也开始认真的把神情变得正经起来,一字一句道:“我二彪子今天就可以把话给你撂到这里,对你,我的美丽小姨,我二彪子从来都不是抱着 玩一玩的态度,还有,只要跟了我的女人,我首先不会辜负她们,不管是什么方面,我对你都是真心的。”

黑夜中,二彪子的样子不是看得很清楚,但他的语气却是那样的坚定不容蔑视,似乎他的每一句话里的每一个字都是带着自己的力量去说的,不禁胡美丽一下子痴了,就连那隐藏在不远处一簇 花丛后面的娇小身影也跟着痴了,也就是这样一痴,楞神之下,忘了隐藏身形,顿时就弄出一点声音来。

二彪子是什么耳朵,那是能听野兽声音的耳朵,在大山里练就出来的顺风耳,刚才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人的听力自然而然的弱了一些,这是人之常情,但是现在没有在做那种事情,二彪子的 耳朵可是敏锐得很,那边一动,他就听到了动静,那边胡美丽还有说什么,他一把按住她,低沉着声音道:“别动,好象有人?”

“啊!”胡美丽一声惊呼,美丽的小嘴巴惊讶成一个椭圆之形,脸蛋瞬间就红得跟猴子腚子似的,一听说有人在旁边,她立即就意识到一个问题,刚才她和二彪子那一番贴身肉搏大 战一定都落入人家的眼里了,这要是女人还好说,这要是男人啊,啊呀,她羞也羞死了,好象就跟刚才她和二彪子看人家一样,她和二彪子也跟了别看的对象。

二彪子直接就站了起来,他倒是不在乎让人家看到,但那是建立在对方是个女人的情况,是个男人看他的美丽小姨他的心情就有点不爽了,杀气腾腾地看向那簇花丛后面,不但眼神是杀气腾腾 ,就连下面也是杀气腾腾,就跟端着一杆大枪,威风八面地杀了过去,这都是胡美丽实在不堪他弄的缘故,这一刻的二彪子是满肚子火气的二彪子,甚至他都打定了主意,对方要是一个女人,并且还是 一个不怎么难看过得去的女人,他不介意让对方直接付出点代价来。

“啊!”这是那道娇小的身影也叫了起来,她也意识到这是二彪子发现她了,慌忙站起身来,但因为一直伏在地上,这猛一站起身来脚下一麻,一个踉跄,却是差点没摔倒,惊得她 又是一声惊呼!

而这一声惊呼也彻底暴露了她的身份,那边的二彪子只听得心中一喜,因为从这一声中基本可以判定这是一个女人了,如一头敏捷的猎豹一般快速的扑了上去,嘎嘎,女人最好,女人我最喜欢 了啊!

 “啊!”这一下是对方那个女人忍不住惊叫了起来,因为二彪子的动作太快了,快得她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呢,人家已经都到眼前了。

黑暗中,也根本看不清对方长什么样,但到了眼前的二彪子还是清楚地认出来眼前这个偷看的人绝对是一个女的,穿了一身紧身的运动衫,把其身材完美地凸现出来,这样的身材要不是女人, 那就是个人妖了,不过在这种小地方,还真的没见过有什么人妖出现呢,基本可以肯定眼前这个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十九是一个女人。

只是看着体形似乎还有点熟悉啊,不过这个时候也不管熟悉不熟悉了,直接就下手啊,大手猛地向前一抓,惊呼一声,直接就叫道:“二彪子,不要啊,是我!”

真的是熟悉的人,二彪子闻之,不由得再次细细的端详起手下的这个女人,这一看不要紧,还真的是认识的人,因为这个地方是花园深处,天色已暗,没有路灯,刚才也没让他有那个心思去注 意她长的怎么样,但是这个时候听她这样一叫,却是让他一下子就给认出来了,刚才她和她还喝酒来的啊,嘻笑着道:“原来是你啊,我的方容嫂子!”

慕容方容,胡大海的媳妇,刚刚从她家出来的,只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也跟了上来,因为冷不丁换了一身衣服,连那个显示非常有知性美的眼镜都没带,头发扎成一个马尾,很有一种青春气息 ,所以二彪子一时没敢认,要不是她说话的声音,还真的认不出来了。

“方容嫂子,你怎么在这里偷着看热闹啊!”二彪子有些似笑非笑地道。

嘤咛一声,慕容方容还真的有一种没脸见人的感觉,二彪子和胡美丽在她家喝完酒之后不下楼走了吗,她因为有晚上运动的习惯,虽然已经是大半夜了,但她还是换了一身衣服,准备下来透口 气运动一下,这是她的生活习惯,按照她的思想认为如今能保持青春活力,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这么年轻也是一直持之以恒锻炼的结果,女人都是爱保养的,特别是有点姿色爱漂亮的女人,生怕自己的青 春一下子就没了,变成黄脸婆了,所以这个事情不能拉下,吃完饭喝完酒,等二彪子和胡美丽走了,她就急匆匆地换身衣服出来了。

那知道一下楼就看见二彪子和胡美丽居然朝小区绿化地走了进去,这黑灯瞎火的,他们去那个地方干什么啊?带着好奇之心,慕容方容就跟了下去,那知道这一跟下去就看到如此的场面啊!

这个时候让人抓了个现形,她都没脸见人了,但是这个时候还是不得不说话,这个二彪子抓住她就不放手了,嘤咛一声,急声道:“还不放手啊!”

二彪子一怔,但看了看自己手抓住的地方,要是不说他还没这个感觉,这一说他顿时只觉得自己手抓住的地方异常的柔软,当然也不是柔软的跟面一样,而是柔软中带着结实,很有手感的感觉 ,一个女人身上有如此特点的地方当然只有一个,二彪子的手好巧不巧地就抓在慕容方容那高耸挺拔的敏感地带,一只大手直接就抓在那个地方,也不知道是凑巧啊,还是二彪子就习惯用手抓这个地方 啊,反正是他的手就在那个地方了。

慕容方容一说,二彪子才是感受到自己入手不一样的地方,不过听见慕容方容嘤咛不依的声音,二彪子嘿嘿荡笑了两声,坏坏的他并没有直接就放手,反而顺便在那个地方又捏了捏,才有些不 舍地把手放了开来。

大手那两下捏啊,直把慕容方容一颗心差点没给捏出来,自己那个地方可是除了她的男人胡大海之外没让别的男人碰过,从骨子里来说,慕容方容跟大多数中国传统女人一样,都是从一而终的 女人,没有意外情况下,她们一生之中只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将是她们的全部依靠,但是二彪子的出现就是坏了这种女人的忠贞思想,他改变了无数这种传统女人的思想。

(转载请注明来源cna5两性网www.cna5.cc)

Tags:

作者: CNA5两性健康网
广告合作 | 联系站长 |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网站公益